国际公民教育家何梅:让年轻人的梦想发光发热 | 艾问企投家

观点拾贝

何梅

1)专业,精益求精,这是我们始终在秉承的信条1。

2)应该给年轻人多一点选择机会,让他们的梦想发光发热。

3)成为国际公民教育家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正在努力践行。

(以下内容约3177字,阅读时间需要8分钟)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中国海外移民与留学的生意总是显得令人垂涎欲滴,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留学生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同比增长11.74%。

“海龟”越来越不值钱,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市场玩家们纷纷跟进入局:传统旅游机构借用原有市场、渠道、资源,希望在留学移民领域分得一杯羹;众信、携程等互联网“后起之秀”更是提前展开布局。

出国

外联出国,作为深耕海外移民、投资、教育领域的老牌机构,依托强大的专业团队、权威的海外研究中心,凭借人才、先发、规模三大优势,成为业界领军者,并已逐步发展为布局全球的跨国企业。

如何做到屹立不倒?外联集团董事长何梅认为,“在自己的领域内能够深耕,并作出一个高度来,这就能做成别人可能做不了的事。”

专业 专注 专心

艾问何梅:你成功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专注

艾诚:留学、移民、海外投资,在当下中国可以说是很稀松平常的词了,但可以想象在90年代还是很罕见的,为什么想到从事这个领域?

何梅:不是每个故事都有很神奇的开端,最开始进入到移民这个领域,也是机缘巧合。出国留学在那个年代并非一件易事,当时家人因为留学的事情来请教我,我在这方面懂得多一些,了解得多一些,可以帮得到她。在助她实现了人生梦想以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找到我,既有对我的信任,也有对未知的迷茫,在助力他们一步步完成梦想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应该在这个领域内驻足停留,以帮助更多的人。

艾诚:你说过一句话,“创业就是做别人不爱做的事情,但是要把别人不爱做的事情做到很好”,如何理解?

何梅: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深耕,持之以恒,做出高度,就可以成就别人做不到的事。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诠释。

艾诚:想要实现这样的目标,你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何梅:专业,精益求精,这是我们始终在秉承的信条。

除了外联集团董事长,何梅还有另一个身份——超级天使投资人。

作为投资人,追求商业回报是应有之义。但在她看来,关注年轻人特质、为年轻人创造实现梦想的机会,是她与其他投资人的不同之处。

何梅创立关注家庭子女教育的自媒体平台“精英说”,为海外留学生活提供一手信息和权威资讯,采访政商界知名人士、世界顶级名校教授与学生领袖;

为了解决留学生难以寻求实习就业机会的关键痛点,何梅充分发挥在海外华人华侨社团与当地主流社团、机构、高校中的影响力,打造的求职平台——职库,为优秀双语人才提供涵盖有联合国、四大咨询公司、摩根斯坦利等名企的高端实习、培训、就业机会,为中国留学生在中美职业发展提供革命性的解决方案。

何梅

在不断赋予年轻人机会的同时,何梅还孵化了“家长口袋”,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开发的智能在线教育平台,针对低龄家长,以择校为切入口,以升学为服务场景,提供3-8岁思维训练直播课程,有效地帮助家长解决择校问题,缓解升学焦虑。

不论是“精英说”,或是“职库”,抑或是“家长口袋”,何梅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做甩手掌柜,而是全程参与、内部孵化:找到相匹配的联合创始人,再以大股东的形式参与经营,为他们提供办公场地、资源、资金和建议。

“我要看年轻人的责任心,看他们做一件事情的毅力。每个项目都是我接触了一段时间以后,在想法和认知达成统一之后,我们才会成为合伙人。”

赋能年轻人,让梦想发光发热

艾问何梅:如何成为超级天使投资人?

何梅

艾诚:移民或许是一个很好的事业,但你一直以联合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身份在深耕教育行业,为什么?

何梅:我常说,移民是教育的解决方案之一。外联经手的案例中,很多人移民的初衷是想给子女创造更好更多的教育机会。外联虽然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可能,但如何把可能变成事实,他们需要更多的帮助。

很多同行的做法,是直接对接海外资源,但我还是不放心,我希望能够给予他们的是更为专业的意见,是别人做不了的、或者是别人做得还不够好的资源,所以我就想再开拓和尝试一些新机会。

艾诚:在你的心目中,外联所做的教育是什么?

何梅:中国传统文化所说的因材施教。教育的本质是公平,公平的前提是个性化,如何让教育释放每个孩子的天性,发挥他们的潜能,是我最关注的。

艾诚:你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伯乐,告诉更多的年轻人,你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和可能。

何梅:我是一个发掘者和连接者,我会找很多伯乐,让每一个千里马可以跟不同的伯乐进行交流,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平台上会有NASA的科学家,会有MIT的教授,我把他们称之为“行业中的齐白石”。

艾诚:你计划如何扩充教育的版图?是通过孵化、投资来形成一个闭环吗?

何梅:会有侧重,现阶段计划是从升学的各个角度来切入,同时在就业教育和素质教育两个板块来发力,围绕这三部分打造教育的矩阵。

艾诚:作为企投家,在投资这个领域,你更像是一个超级天使投资人,不仅投资有商业回报追求的创业项目,也孵化出于公益目的的项目?

何梅:赋能年轻人是我始终在坚持的,我愿意去挖掘年轻人的特质,他们有成为创始人的潜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我需要看他们是否有责任心,观察他们是否有毅力,在与他们成为合伙人之前,通常我会先和他们接触一段时间,做专业的交流和沟通,确定互相认可并达成共识。

前几天我去了哈佛,认识了一个在做留学项目的女孩子,和她沟通之后,她对我孵化的一个社交平台非常感兴趣,马上就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像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我一直认为我们应该给年轻人多一点选择机会,让他们的梦想发光发热。

企业家也好,投资人也罢,何梅最关心的终究还是“教育”。

资本寒冬,教育行业却能逆势而上:资金持续注入,公司扎堆上市……除了教育具有“逆周期”特性,何梅坦诚,坚持教育的初衷是源自心底的热爱:“我投教育,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

5

为改善教育公平,何梅创立艺术设计教育学院WeDesign,致力于艺术教育的全球化,打破艺术教育空间,让更多有才华的艺术爱好者有机会接触到世界级的艺术文化;为重塑未来音乐家的创造力,何梅创立音乐艺术教育平台WeMusic,意在重塑未来音乐家和菁英们的音乐教育,培养他们的创造力、社会服务精神和对艺术的自我表达,运用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顶尖师资团队,提供线上一对一音乐教学,为不同年龄、不同地区的学生提供跟随一流大师学习的机会。

与此同时,何梅还积极推动国际经济、文化、科技领域的交流,自2011年起,外联连续7年参与举办投资美国高峰论坛,并携手权威财经媒体《福布斯》三度推出国内权威的行业研究性报告,为中国投资人与海外项目方搭建有效的沟通平台,提供专业、有价值的前瞻观察和策略指导。

她渴望做的,不仅仅是一名投资人或者企业家,甚至不仅仅是一名企投家,而是一位国际公民的教育家。

成为国际公民教育家是我的一个梦想

艾问何梅:怎么理解企投家?

企投家

艾诚:吴晓波老师提出了一个企投家的概念,你怎么理解?

何梅: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间,有他自己的经验,但是时间、精力都非常有限,所以需要通过其他团队去实现,所以他去投这个团队,然后跟团队一起去成长,对我来说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艾诚:大部分的企业家会把自己的投资业务做一个明显的区隔,但是你却是把很多想要实现的计划和梦想,找到相匹配的联合创始人,给他们提供资源、资金和建议,为什么要这样,不累吗?

何梅:虽然会累一些,但更有价值、也是我更为看重的是资源的共享——围绕主营业务和生态,共享资源。

艾诚:那你羡慕其他类型的企投家吗?比如何伯权、卫哲?

何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如卫哲的模式是他看到成长中间的一个团队或者一个跑道之后,去找千里马,给这个团队以支持。

对我而言,一开始团队是不存在的,恰恰是因为我要去完成一个解决方案,需要找到最匹配的人,共同前进。在这个过程中间,我愿意参与到项目的组建中来,这是两种不一样的模式。很多项目在我计划要去执行的时候,并不是站在投资的立场上,评判它是不是很符合资本的观点,而是判断它本身是否有意义,是否值得去做。

艾诚:对于想要成为企投家,但还没有迈开投资步伐的朋友来讲,一大难题是投什么?你为什么如此看好教育?

何梅:投资教育,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也就是对自己的事业充满热爱。对于教育行业而言,它有一个逆周期的特性,不管是经济好或者不好,教育都有比较稳定的市场需求

艾诚:你不仅是一个投资人和企业家,更像是一个教育家?

何梅:成为国际公民教育家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正在努力践行。

艾诚:最后,对于想成为企投家的朋友,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何梅:以给予的姿态出发,带着快乐的心态前行。就像我们企业的文化,“爱人如己,以己推人”。爱人如己,提醒我们要时刻关爱他人,站在别人的立场就会有更加强烈的感触;以己推人,将助人实现梦想转化成使命,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我相信在孤独的创业道路上,我们可以携手并进。

何梅签名

END

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