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创业就是“无中生有 点石成金” | 艾问企投家

观点拾贝

毛大庆:

1)无中生有,点石成金,创业的人就是干这样的事情,否则你就不是创业了。
2)我一直认为没有一件事情在今天这个时代是靠哪一个英雄能够自我完成的,一定是大量的合作。
3)我们投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马上把股权变现,是希望这些公司变成我们的亲戚。
4)只有一样东西其实是可以拿来投资的,而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投完了就不再有了,就是时间,人生的时间。

嘉宾简介

毛大庆

33岁,任新加坡凯德置地中国控股集团北京地区常务副总经理;
40岁,加盟万科,担任万科集团副总裁、万科北京公司总经理;
43岁,荣获“中国最具价值职业经理人”;
46岁,从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任上辞职,创办共享办公企业优客工场;
47岁,荣获“年度创新创业先锋人物奖”;
49岁,已完成包括全球六大满贯赛事在内的马拉松91个。

(以下内容约5500字,阅读时间需要15分钟)

无中生有,点石成金

艾问毛大庆:46岁创业,你要什么?

毛大庆、艾诚

在优客工场的官方网站上,入驻工友和办公桌的计数器上,数字正在不停跳动,增加,永不停歇。这似乎寓意着毛大庆对于联合办公领域的绝对信心。也正是这种信心,让他在把北京万科的销售额从43亿元提升到200亿元后,放弃了千万年薪,在2015年从万科辞职,并且光速创办了优客工场。短短三年,估值30亿美金。

艾诚:现在多少个城市能找到优客工场?

毛大庆:有37个城市都可以看到优客工场,我们的办公室目前大概140多个,还有60多个在路上,这就算一个连锁店。

艾诚:我记得三年半前,我去万科北京的办公室,我们俩做过一次对话,那个时候大家特别关注,说中国地产的转型是从一个人的转型开始,就是毛大庆要辞职了。我听说当时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徐老师家,在餐巾纸上写了五六行BP?

毛大庆:那是后面了,最早的时候其实是2014年的夏天,徐老师追着我满地跑。那时候大家在讨论房地产可能要有一些新东西,能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大家想的是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可能在资产的管理,内容的生产,包括人的运营,去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还是围绕房地产,至于说那个时候是不是那么清晰的想到今天要做的联合办公以及联合办公衍生出来的社群平台,还没成型。

艾诚:要做这么大,当时没想到吧?

毛大庆:那当然,我想所有的大都是在无意中形成的。

艾诚:一个创业者真的需要这样的空间吗?

毛大庆:我觉得大家现在把创业者想的还是原来的那种老创业者,或者以前的创业者,就是很苦的那种创业者,但是今天这一代的创业者,我想有两个特点:一个,我想更多的可能他们已经是在生活方式里创业了,所以今天很多人他们并不是为了谋求一点生活的改善,或者是挣一点钱去创业,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很多人是为了实现一些自己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今天的创业最大的不一样是大家的资源已经越来越处在共享的状态下,所以太多的跨界,太多的知识分享,太多的要从不同的人那边汲取能力,所以今天的创业已经变成了一种活化的东西。

鲁迅

 

我很喜欢鲁迅的一句话,“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森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这就讲的是创业人的厉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无中生有,点石成金,创业的人就是干这样的事情,否则你就不是创业了。

艾诚:创业之余,你被人们最熟识的身份是“马拉松爱好者”,你跑了多少个马拉松了?

毛大庆:到现在91个。

艾诚:所以你一个人用跑步鞋丈量了3600多公里?

毛大庆:对,差不多,好像得丈量了七八十个城市吧。

艾诚:让我想起有一句作品叫《鞋狗》里面有一句话叫“懦夫从不启程”。

毛大庆:“弱者死于途中,只有我们在前行”。这本书我翻的过程中有很多话都是我自己内心的独白,因为我觉得第一个,我能翻菲尔·奈特的书,我觉得本身是很大的荣幸。第二,我没想到他是一个真正的通过跑步来治愈系的一个人,他是一直拿跑步当治愈系的一个人,你看他碰见困难、孤独、资金链断裂、被人告上法庭,他每一次人生最大的坎儿的时候,他都会说我穿上跑鞋出去跑个十公里,跑了十公里如果回来我仍然觉得我不行,我认输,我就这样了,就这样了。

所以他每次跑步,最后告诉他自己,好吧,我再试一试。这就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人的内心状态,所以我翻译完,我发现非常好,给我很大的启发。

天下英雄尽入毂中

艾问毛大庆:合纵连横,你图什么?

毛大庆

毛大庆不仅有无中生有的本事,更有着飞速前进的本能。就像在万科做的一样,他将优客工场带入了一条高速跑道,对整个联合办公行业的连续的7次并购,发生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急速的增长,源于毛大庆“天下英雄尽入毂中”的情怀。

毛大庆:我是一个特别喜欢搞合作的,这也是我个人的特点,我的性格使然。因为我从小的时候,可能看了很多《孙子兵法》或者《三国演义》,其实我一直认为没有一件事情在今天这个时代是靠哪一个英雄能够自我完成的,它一定是大量的合作,把各自的智慧,把大家共同的探索凝聚在一个上面,它会加速、加倍你的发展的状态,它不是一个加法,我觉得更多的是复杂的算法,它可能是资源的快速累计,这一家跟这一家相乘,再乘另外一家,它肯定不是三倍的作用,它有更多的价值在里面。

艾诚:并购的过程阻力大吗?

毛大庆:总的还好,因为大家其实都是在偏早期的创业,对于收购,可能也是我的一个工作经历所导致的,因为在凯德置地时代,经我手并购的房地产项目,或者叫房地产公司,大概得有十几个,我们到北京,我第一次回到北京,阔别了十多年回来北京,第一个项目就是并购。

艾诚:所以并购是你发展的套路?

毛大庆、艾诚

毛大庆:并购好像是我这么多年工作一贯的习惯,包括后来到了万科,像万科大都会、皇城77号,这些项目全部都是并购来的,好像我过去的这18年里,就没停的在做并购。

艾诚:我发现你是搞合作的小能手。

毛大庆:我一直认为合纵连横是一个非常好的战略手法,让同道者变得多多的。

艾诚:但为什么是你,又为什么是你能把并购变成套路呢?其实并购在产业的发展中,它是一条常规的战略,大家都说我用资本,我做大做强,我可以投出来,我可以收购出来。但为什么在这个圈子里面,至少共享空间里面,毛大庆成了第一人?

毛大庆:我觉得有几个特点,一个就是我们跑得快,这东西一般都是谁跑得快去合并那些跑得慢的,这个很正常。第二个,刚才我谈到,因为我是一个这么多年一直搞并购的人,这个跟我的工作经历确实有关系。所以刚才你提到的问题是创始人,你是不是有某些经验或者某些经历,包括你自己的一些特点、特长,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收购项目是个家常便饭,以前在我的工作岗位上,一年总得买那么几个东西,好像没有没买过。

艾诚:现在的优客工场的并购跟之前你在凯德和万科做的地产类的并购有什么不同呢?

毛大庆:首先这个并的是公司,之前当然并的也有公司,但是更多的是带着项目类的公司。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个时候的并购,大家都在早期探索,所以跟那些很成熟的,已经很稳定的并购还是不太一样。

艾诚:之前你从事的房地产并购,这个标的是物化的,它有资产,能评估,它未来的增值空间有多大,你怎么把它运营再增值,但现在你并购的如果是一个共享空间,问题我觉得还是挺多隐患的,因为共享空间有泡沫,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业界有目共睹的,为什么喝杯咖啡,这个空间就突然翻倍了价值呢?但是你却大刀阔斧的一年并购7个项目,你不怕你是那个泡沫的接盘手啊?

毛大庆:其实通过这些整合之后,就是把大家的泡沫都缩水了,因为它都回归到一个估值的比较法里,它最后都回归到一个估值准绳上,其实我们压缩了大量的现存项目的所谓估值泡沫。

毛大庆

联合办公有大量的2B和2C的延展业务,这个是它将来的增值点所在。其实你拿它有一个计算公式很容易算出来,你如果拿共享办公和经济型快捷酒店,你去比,哪一个商业模型更赚钱?

艾诚:你算过吗?

毛大庆:当然算过,这很容易算的。你想想看,那肯定是联合办公,因为你想想看特别简单,一个桌子,我们拿一张床跟一个桌子去对比,我们拿一个特别简单的经济单位去对比,一张床在一间屋子里头,我们这间屋子,最小的经济型酒店,你总得有个10平方米吧?再算上走廊、走道,也得十二三平米,一张桌子在联合办公里面大概是5.5平方米,一张桌子一个月平均是2000到2500块钱,这是平均价格。

同时还有一点,就是管理共享办公的人力成本是远远低过做酒店的,像这样的一个六千多平方米的联合办公只要三个员工就够了,主要还是靠后台大量IT的支持。

艾诚:如果你的计算模型是正确的话,那岂不是所有经济型酒店的经营者都应该进军联合办公?

毛大庆:问得很好,所以现在很多经济型酒店的运营者都开始进军联合办公,确实是这样的,比如说欧洲出现的City Life,里面就带着联合办公和住,所以现在出现了很多住、办、玩一体化的综合性的建筑,它就是典型的把生活场景、工作场景、居住场景全部放在一起,甚至于现在酒店里面带公寓,公寓下面还带办公,这样的模型越来越多。

另外一条,因为有办公,因为有居住,之后其实更多的社交这里面产生,社交又带来了新的人流的增长,所以最近你看在上海也出现了一些,不知道是联合办公还是酒店类的房子。

任何投资,都是用时间投自己

艾问毛大庆:奔跑在企投的路上,你想什么?

毛大庆

除了“万物皆可合作”的并购本事, 毛大庆还带领优客工场投资了39家生态型企业服务公司:从媒体到体育,再到娱乐和知识产权,这些投资统统围绕着一个逻辑:提升办公的幸福感。这些公司在优客工场的投资下,成长为直接服务于入驻企业的服务商。联合办公的完整生态链,就这样通过企投,闭合成型。

艾诚:你投资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毛大庆:我们从后台数据分析,入驻企业要有服务,高频使用,我们就会去投一些跟他们有关的东西,当然这些被投对象大量都是我们经过企业验证过的,很好的服务商,像活动行,这不用说了,这是全国发布活动最好的平台,长江商业评论其实是长江商学院旁支的一个做商业评论的媒体平台。像知呱呱现在是南北各一家,做知识产权生态链最好的服务公司,专门给入驻企业做服务。

艾诚:优客工场在这些投资当中,它的股权收益好吗?

毛大庆:我们所有的那39个公司,大概除了一两家没有进入下一轮以外,基本上我们其它投资三十几家公司,都已经在两三轮以后,我们也退出了两三个,确实是因为人家用了大投资,我们挣了些股权的溢价就退出了。但是多数情况下,我们是不愿意退出的,因为我们其实投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马上把股权变现,我们是希望这些公司变成我们的亲戚,来更好地服务我们的入驻企业,因为它跟我们有了股权关系以后,它对我们的commitment会更好,会更紧密。

艾诚:当你以优客工场的身份去投资这39家,被很多创业公司B端需要的服务类公司的时候,好投吗?

毛大庆:好投,因为我们有一个特有的商业模式,叫做投资+捧红。

毛大庆、艾诚

艾诚:投资+捧红,这么简单粗暴?

毛大庆:对,简单粗暴,因为实际上这些公司,我们投的这些公司,是要把它推给我们大量的入驻企业,也是他们需要的东西,这一点是跟别的投资人完全不同的。我知道它一定有客户,而且我知道它一定是我入驻企业极其喜欢的服务,所以我就去投它,所以这个投资目的性是非常强的,像知呱呱,我们投的时候,它只有30个员工,现在已经有590个员工,在我们里面业务量翻了7倍,就是特别典型的捧红了。

艾诚:我感觉您描述完这个状态之后,您的企投世界里头,很多投资人把钱投给了这些一万多家创业公司,这一万多家创业公司又把钱给了优客工场投的这些服务类公司,钱又走了一遍,结果优客工场赚了。

毛大庆:我觉得其实来优客工场的价值更多是为了搭建服务,你看这个物理空间很有意思,它首先是聚人,第二,它会聚人来给他服务,因为它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地儿可以去给他服务。第三点,还有一点最有意思的是他们之间还可以互相服务。

2017年,中国164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里,绝大多数创始人都是80后,甚至90后。生于1969年的毛大庆显得格外特别。46岁才开始创业的他坦言,作为企投家,只有时间才是最终的投资筹码。

艾诚:别人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我就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毛大庆

毛大庆:我从1991年走进工作岗位,客观地跟艾老师讲,我回顾了一下,我好像没有过过一年不累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命比较奔波,就是劳碌命,还是我喜欢这样去折腾。

艾诚:什么样的性格使得你决定一年都不能休息呢?

毛大庆: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归根结底讲,我现在对我自己有一些总结,我创业以后,创业是一个问心的事情。

艾诚:说说你的心里话。

毛大庆:我还真是问了问自己,就是为什么会去选走这样的人生状态,为什么二十三四年以来,就没有闲过,我可能也不太愿意自己闲,我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就是什么驱使我这样呢?首先还是我自己内心的动作,因为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相当明确的过程主义者,我要用时间去投资在我的人生的过程中,用时间去投资。前段时间,我很好的朋友,李咏去世了,这事让我很伤感。所有这些事,其实越来越加深我人生的观念,我们只有一样东西是可以拿来去投资的,而只有这样的东西投完了就不再有了,就是时间,就是人生的时间。

艾诚:没错,哪里安放你的时间,哪里就是你的生命。

毛大庆:哪里就是你的价值,你生命的价值,因为今天的节目叫《艾问企投家》,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想到企投家,投的是什么东西,我们拿什么在投?投的对象是啥?我其实更想说我们每个人都在给自己投资,每一天都在投资我们自己,我们拿什么在投呢?实际上我们是拿时间在给我们自己投资,而且你投完了就不再有,今天我们俩人聊这一下午,可能我们俩人生里都取消了这一下午,所以我也挺感动,你把这个下午留给了我,我也很认真的把这一下午献给你,实际上我们每天都在为自己做投资。而且我们不知道我们能投多久,我们也不知道投完的结果是什么,所以无问结果,不要去问结果,也无问西东,可能更重要的是去问自己投的这些东西,你自己觉得值不值。

毛大庆

艾诚手记

三年多前,我认识毛大庆的时候,他还是万科北京的总经理,而现在已经从一名创业者转型成了企投家。当他收到《艾问企投家》的邀请时,他说“我有话要说,所谓企投家,投的就是你的时间,你把时间投资在哪儿,生命就安放在哪里,而哪里也就体现了你的价值。”

曾经,他是万科集团年薪千万的职业经理人,如今,他一边跑马拉松,一边创办了优客工场。毛大庆说他不想跟跑,只想领跑,于是在他46岁的时候,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徐小平说,毛大庆的这个故事实在太完美了,听起来好像个童话,但它的确是真的。

比故事更为真实的是,创业就是站在一个悬崖的边上,前面是美丽的花丛,背后退一步就粉身碎骨。毛大庆,守着他的执念,坚持着他的梦想,不顾一切。

艾诚、毛大庆

时代需要企投家吗?我认为,时代不需要人人都成为企投家。但是,当对的企业遇见对的投资,方可齐头并进,当对的投资支持对的企业,得以比翼双飞。

如何合二为一成为企投家?我观察,若想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合二为一,企业家需向投资家学习“如何立足行业跨界操盘?”;投资家要向企业家学习“如何持续发展经营生态?”。

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企投家?我相信,时代不需要小富即安的企业家和急功近利的投资人;时代需要的是“既谋全局又谋一域”和“撸起袖子加油干” 的企投家。

—END—

毛大庆签名图

企投家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