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连强:做企业要有低头的准备,弯腰并不影响身高 | 艾问企投家

观点拾贝

姬连强:

1)中国的企业家第一代搞技术,第二代搞营销,第三代搞财务;投资人是第一代拼运气,第二代拼力气,第三代拼名气。

2)要做就做最好,要做就做第一,这是我的性格。

3)做企业,要时刻做好低头弯腰的准备,但弯腰并不影响你的身高。

4)帮助大家共同把一个产业、一件事情做繁荣,我觉得这是企投家真正的使命。

(以下内容约4600字,阅读时间需要10分钟)

弯腰并不影响你的身高

艾问姬连强:投资人如何做企业?

艾诚、姬连强

2015年,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龙德文创基金和文化中心基金以21亿收购航美传媒(AirMedia),时任文化中心基金总经理的姬连强正式接管航美传媒。姬连强担任航美传媒集团董事长一年之后,航美传媒升值40%,从28亿增长到40亿,行业业绩及地位从全球第八跃升至全球第二。

艾诚:你是1981年生人,2018年应该是37岁。两张名片,一张是航美传媒,因为收购成为第一大股东,你做董事长,另一个,你是北京文化中心基金的总经理。

姬连强:首先我们收购跟别的收购不一样,不是一般的投资,别人的投资可能十个点、五个点,他只要关键的时候退出赚钱就行了。我们不一样,我们买了75%,所以我们是“操盘式收购”

艾诚:2015年的时候,你以投资人的身份,收购了航美,收购的时候就计划着要成为这家企业的管理者吗?

姬连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们看好这个行业,这个产业,也看好这个企业。收购是我们所有投资人做的共同决策。但因为我们是操盘式收购,把企业几乎就买掉了。那我们肯定就要去实际管理这个企业,因为我觉得这才是对你的投资人、对钱最负责任的态度。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可能搞一个技术,创立一个企业,第二代企业家,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内需足够的释放,然后就搞营销,那第三代企业家,可能就需要有很强的财务知识,从财务变成了一个企业家。

艾诚:你正式被任命成航美传媒董事长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姬连强:当我知道任命的那一刻,所有合伙人决策那一刻,让我来当董事长,我自己开玩笑说,什么是董事长?就是懂事时间长一点。

艾诚:那你接受了?

姬连强:对,我没的可选。

艾诚:为什么没的可选?

姬连强

姬连强:我们都买了75%,我是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我的角色可能更适合去干这个,大家觉得我更放心,更负责。当你真正去管这个企业,这三年来,现在看,答卷交得还不错。我们收购的第一年,在航美成立十几年历史上,收入最高,利润最高。这两年发展得比较稳步,算给我的合伙人,也给我所有的员工,交了一份还比较不错的答卷。

艾诚:过去三年,你从投资人变成董事长、企业的管理人,你自己个人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什么?

姬连强:就是感性和理性。比如过去别人拿来一件事情,拿来一个预算、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会很理性地讨论这件事情的投入产出比,我投入多少钱,要赚多少钱,要干吗。

但做企业,你要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做一个平衡,不能纯理性的来做。因为企业管理,你要投入爱和责任,跟你做基金、做金融完全不一样。

艾诚:很少有企投家,敢做着投资,突然噌地变成大股东做董事长,最多会做二股东,这条路是你创出来的。你为什么要这么选择?

姬连强:性格使然。要做就做最好,要做就做第一,这是我的性格。

姬连强

艾诚:同为80后,我的内心是非常好奇和期待的,一个CFO怎么能做CEO?

姬连强:做企业家你付出的东西更多,而且有时候你会觉得内心不平等、不平衡,觉得我得到的其实没有付出多。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你会发现你又打了鸡血,你又接着去付出,因为做企业你需要责任,你需要付出你的义务,更需要付出你的爱。这三件事情可能都是没有回报的,干企业可能就是需要这样。

做投资不一样,投资80%的时间你还是甲方。但是做企业不一样,你看我的朋友圈里有一句话,“弯腰并不影响你的身高”,做企业要时刻做好“弯腰”的准备。

艾诚:我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你的口中讲出来。

姬连强:过去可能觉得这不过是心灵鸡汤,但真正做企业之后,觉得心灵鸡汤也是有用的。这是我最大的感触。

企业家要从投资人那里学会理性

艾问姬连强:如何用10%的精力打理基金?

艾诚:你怎么理解企投家?Business plus investment,企业和投资相结合,你是吗?

姬连强:我也算。不能说字面意思,你先做投资,再做企业,先做企业,再做投资,其实你做的是同样一件事。可能有人说企投家是新物种,但我觉得是下一步发展的必然。

姬连强

第一,你要理解企业家,企业家都是一群善于挑战的人。如果企业做得很成功、自己积累了物质财富之后,去发现新的企业,投资他,帮助他,然后会发现新的行业,新的物种,我觉得这是企业家天生的使命。

第二,这也可能是企业家下一个要挑战的地方。

但不是所有企业家投资做得都很好,也不是所有的投资家企业搞得很好,所以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人少之又少,但就是因为少之又少,所以大家才应该花力气去研究、去学习它。

艾诚:这一季《艾问企投家》,我们访了阿里巴巴前CEO卫哲,乐百氏的何伯权,你的时间是最难约的,为什么?

姬连强:因为我始终觉得我还是一个传媒创业者,跟行业巨头来说,我们企业还小,我们还要努力的地方更多,我们要付出的地方更多。我们有增长的空间,增长的空间靠什么去弥补?就是你要更加百倍的努力。

但其实我更多的要花时间在制度建设、管理建设、培养新人。我讲过什么是行业第一?你有第一的市场占有率,你有第一的营业收入等等一些指标,还有你给这个行业培养了第一流的人才,行业里边都是从你这走出的人才。

所以我们今年搞航美商学院,培养一拨又一拨人,从年轻的90后,到80后70后,我们可能马上明年要开80后班,90后班。我希望给行业培养更多的人才,这个是我要干的事情,这才是行业领袖应该干的事情。

艾诚:做企业要做成行业领袖,那做投资呢?

姬连强:做投资这个话说出来可能会得罪人。我觉得第一代的投资人,因为最早的互联网企业或TMT行业,你只要粘贴复制就行了,你把硅谷的东西,copy to China,抄到中国来,简单的复制粘贴就行,你就会不错,所以那个时候就拼运气。谁运气好,谁投的多,遍地都是机会。

到第二个阶段,大量的人都这么做了之后,你会发现当互联网VC或者当文化投资VC就很累。过去我认识一个投资经理,他告诉我他一年要看600个项目,一天要看将近两个项目,那就拼力气了,就真是民工了。到底项目好坏,有时候我觉得感性的东西又多了。

到第三阶段,会发现出了好多明星VC,明星投资人,这些人干嘛呢?拼名气了。把自己先搞成网红,再去投这个企业的时候,我一大堆成功案例,我能帮助你,然后拿一个较低的价格,去投这个企业。我觉得拼运气,拼力气,拼名气,我都做不到。那我能做的是什么?我能做的就是,一开始就运作规模大的、并购式的操盘,而且我比更多的投资人更懂中国的资本市场,更懂A股市场。

所以这也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知道收什么标的,并购什么标的,可能A股更欢迎,A股更喜欢。因为A股跟港股和美股还是有本质的区别。

艾诚:你现在还做投资的事吗?怎么分配自己在航美和投资基金的时间?

姬连强:过去是5:5,现在是1:9,现在90%的时间都在航美,10%的时间在投资。

艾诚:你所兼任的北京文化中心基金的总经理,所承载的基金规模是相当大的,有千亿规模之大,但是真的很难想象你用十分之一的精力,怎么平衡千亿规模的基金?

姬连强:我们把基金做了一个逻辑,把它变成了一个母子基金,我们有13支子基金,每个子基金都有固定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方向,有做内容的、并购的、游戏投资的、股权类的、新媒体的等等。

艾诚:你认为企业家能从投资人那学到什么?

姬连强:企业除了社会责任、社会义务、社会担当之外,还是要赚钱的。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比如现在看到去杠杆危机,企业有时候过于盲目了。企业家要从投资人那里学到理性,学到什么时候知止,因为扩张谁都会,但我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停下来。我可以喊“我要第一”的目标,但我达到第一的过程中,我一定是理性健康奔着目标去的,我觉得这是企业家能从投资人那学的东西,不能盲目。市场好的时候盲目,市场一不好之后,就会发现是在给银行打工。这是企业家一定要警醒的,一定要理性。

越多的体验就有越多的生存机会

艾问姬连强:企投家的真正使命是什么?

一栖是企业的掌舵人,一栖投身于投资领域,姬连强不断在跨界尝试,不断在突破自身,作为企业家,他敢想敢作,作为投资人,他理性睿智。作为80后的企投家,他有着不同寻常的格局。

姬连强

艾诚:201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有人说逢八就遇到了特别的经济周期。正好咱们这场对话就发生在18年的秋季,今天美股大跌,咱们聊的同时A股已经基本上每天都说见底,经济环境是非常的紧张,对于很多从事创业和资本的人来讲,做投资的人说,投资不好赚钱,我搞点企业,做企业的时候说企业太难经营,我搞点投资。都想成为所谓的企投家。你觉得这是出路吗?

姬连强:你看欧洲也有金融危机,为什么欧洲金融危机,那些传承了几百年的老企业为什么能扛得住?过去很多人说他们很笨,错过了很多发展机会,现在看来,这个大浪褪去之后,他们自己穿着泳裤。所以我觉得做企业家,你先把自己那份事做好。

艾诚:大道至简,做企业就是做好,你做好了就有饭吃、就有钱赚、就可以活下去。一个好的企业真的是穿越很多经济周期的。

姬连强:对于企投家,我们也希望优秀的企业家把自己企业做好的同时,然后把自己的经验分享出来,去做投资,去帮助更多的人。

艾诚:但是刚才你也讲到了,尽量避免利欲熏心。企业没有完全经营稳妥的时候,就开始做其他分化的投资。

姬连强:企业做好了之后,然后发现房地产很赚钱,就去做房地产了。做了房地产之后,发现房地产原来是个金融工具,又去做金融了,转了一圈忘了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你把初心忘了,就没有始终了。金融危机一来,或者风浪一来,冲击的首先是你们,做企业不能这么做的。

艾诚:我在接触企投家的过程中,发现优秀的企投家相比于投纯粹的投资家而言,是有明确的方向和使命的。

姬连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把自己的企业做好,做得很精很专,把他的经验用投资的方式,分享给他的上下游产业,或者分享给后来者,帮助大家共同把一个产业、一件事情做繁荣,我觉得这是企投家真正的使命,这才是企投家真正的精神。

艾诚:你愿意把自己从一个职业投资人置身到一个行业里面来,然后成为这个行业的操盘手?

姬连强:越多的体验就有越多的生存机会,我现在需要这种体验。而且现在我有使命感,要把这种体验做好。

艾诚:相比于市场上很多纯粹只做投资的投资人而言,你更有胜算吗?

姬连强:最起码我比他们经历丰富一点。在遇到波折风浪的时候,可能应对的方式和方法多一点。给大家提醒一点,2018年,大家一定不要盲目,一定要理性地扩张。

艾诚手记:

艾诚

在航美传媒总部,有很多机场广告屏幕的展示区域,姬连强随时准备向来访的客人介绍自己的产品。印象中那位做文化的投资人,好像变成了一位做广告的传媒人,接待着以千次计算的客户。

作为一个企投家,姬连强是非常笃定的,从不游走,他自称很努力的要在企业和投资之间找到平衡,为什么?为了做大事吗?是。如他所言,弯腰也并不影响你的身高。

在他的办公室我看到了一幅字,上面写着“成己达人”。这是姬连强做事的信条,是他以前搞金融的信条,也是现在搞传媒的信条:不但自己要成,还要帮助别人一起成,共同成长,共同进步,共同成功。

成己达人

时代需要企投家吗?我认为,时代不需要人人都成为企投家。但是,当对的企业遇见对的投资,方可齐头并进,当对的投资支持对的企业,得以比翼双飞。

如何合二为一成为企投家?我观察,若想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合二为一,企业家需向投资家学习“如何立足行业跨界操盘?”;投资家要向企业家学习“如何持续发展经营生态?”。

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企投家?我相信,时代不需要小富即安的企业家和急功近利的投资人;时代需要的是“既谋全局又谋一域”和“撸起袖子加油干” 的企投家。

—END—

姬连强签名图

企投家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