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做网约车要嗜血敢拼,“捅刀子”的事情我做不了 | 艾问企投家

观点拾贝

周航:
1)到今天为止,政府的管制行为依然是这个行业中(网约车)最大的变量。
2)错了就得认,要低头。我的反思,不是为了指责自己,而是为了学习,为了重新理解这件事情。
3)雷总提醒我说,你要空杯一下,不要抱着这么多成见。
4)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企业做不大了,这个行业也老化了,这很正常,跟人的生命一样,那你就勇敢放弃,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5)不管什么事情,你只要去追求卓越,就一定会利益最大化。

嘉宾简介

周航

周航
1994年,创办佛山天创电子;
1998年,建立TICO品牌专业音响,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专业音响品牌;
2010年,创立中国第一家预约车服务平台“易到用车”;
2017年,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出任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

(以下内容约4700字,阅读时间需要12分钟)

我的个性和网约车整个行业并不匹配

艾问周航 | 什么才是正确的事?

周航2010年5月,周航创办的易到以全新方式重新定义城市出行,他也首创了国内互联网专车行业模式。令人颇为惋惜的是,在残酷的竞争和资本的裹挟下,周航不得已选择了离开。用他自己的话说,从前年年底开始,自己进入人生的休息调整期,但不希望完全跟行业、商业脱节,希望通过做投资来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2017年4月,离开易到的周航,成为了顺为资本投资的合伙人,他希望以后能发掘出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机遇,成为一名卓越投资人。

艾诚:做企业难还是投资难?

周航:都挺难。我做企业的时候,以为做投资很容易,那时我看投资人的朋友圈,感觉他们不是在度假、就是在去度假的路上,所以我觉得做投资好容易。他们随便来公司坐一坐,用一小时翻翻我们用一个通宵准备的BP(商业计划书),随便拉了拉财务模型。做投资就是看看PPT、excel、报表。投资就是花钱,花钱谁不会啊,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很潇洒的去度假。我曾经以为投资是这样的。

现在我觉得投资也很难,也有很多的能力模块,从找deal source(案源)开始,到做项目判断、做投资方案,投融管退一大堆事,一点都不轻松,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所有事情都一样,做容易,做好都很难。

艾诚:想法不难,但是做成很难。

周航:很难,所有伟大的投资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投,不投不可能产生伟大的投资家。我们搞创业都知道,自己的企业有这样那样,甚至说数不清的问题,但也很想让别人投资我们。其实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没有完美的企业,不管是团队、商业模式、竞争等各方面,每个企业都是一大堆问题。

但是有问题的企业就不值得投资吗?显然不是。后来我终于得到一个结论,没有不能冒的风险,关键是看对应的机会有多大。就好像痛苦的自我反思,我在经营易到的过程中,比如我对政策的判断,到今天来看它也是对的。到今天为止,政府的管制行为依然是这个行业中最大的变量。这个判断本身有错吗?没错。

如果当时我意识到,面临的是一个未来有可能成为整个智能交通平台级的机会,那什么风险都该冒。从经营者角度,哪怕知道如果我过于冒进,可能会被政府取缔、遭遇极其重大的打击,甚至是灭顶之灾,我也该去冒这个风险。因为我面对机会太大了,这是整个智能交通平台级的机会,也可能是人生中难遇的机会。在这样巨大的机会面前,有什么险不可以冒?

周航

艾诚:当创业者遇到一个巨大机会的时候,你愿意all-in,全力以赴,你是拿自己的时间、甚至生命去投资。我最感动的一次,是乐视用7亿美金收购了易到60%以上的股份后,我去拜访你,你说一切做人做事的准则,就是听从自己内心认为正确的事。

周航:一个企业家,一个投资者,哪怕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容易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总要维护自己的观点,总要试图证明自己是对的耗费了很大精力。其实你正不正确,毫不重要。我们每个人在那个时刻都有自己对一个事情的观点、看法、判断、决策、选择。你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从得失上来说,有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核心是你要认,错了就得认,要低头。我的反思,不是为了指责自己,而是为了学习,为了重新理解这件事情,自己能够有从中吸取养分,有所成长,不管投资还是创业,让以后走得更好。

当然结合到具体创业,我可能首先很关注他的初心,他为什么要做这个事?不是听他表面的口号,我就想解决一个什么问题。我认为很多创业,尤其是在中国的创业,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初心的,但不要紧,一个好的人,初心是可以长出来的,哪怕就是一个敏锐的嗅觉,我嗅到了要去,然后它会长出一个东西。

第二,本心,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举个自己的例子。当初有一个A轮的投资者,曾经想投资我们,后来没投。很久以后,我看到一段他的访谈,谈到了这一段,他很客气地说,这个创始人(就是指我)和这个业务本身,人的个性和业务不是那么匹配,我当时听起来心里不舒服,就不服。就是说什么意思啊?怎么了?意思就是对我的不认可。

但我其实冷静下来仔细想,其实我是认的。因为我的个性,回头来看网约车这盘事情,它就是个强运营的事情,它可能就是要很嗜血、很敢拼,对规模效应有了足够的认识以后,你要敢打,敢拼,然后又有大量的线下。就算我后来知道了这是一把明牌,我行为肯定跟当初是有所不同的,但是我是不是就能做到足够好?我也问过自己,说实话,我不认为我能做得足够的好。因为我的个性就不愿意去那么血腥,去捅刀子。

有人就是嗜血,但我不是那样的。这就是我的本心和这个业务本身不是那么的匹配。当我想到这一点,其实我还是放下了很多的。

空杯心态 一切从零开始

艾问周航 | 跨界的价值是什么?

周航

2017年4月,不喜欢走回头路的周航加入了雷军创办的顺为资本。在很多人看来,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创业者,周航做起投资来自然是得心应手。而事实是,从创业者转变成投资人,随之而来的是认知以及方法论的转变,周航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一次顺为资本的投委会上,大家聊到了凌晨四点,周航又针对某个项目提出了许多问题,听不下去的雷军很快打断了他。他至今记得雷军当时说过的话,“你得保持空杯心态,把之前的经验归零,然后重新学习”。

艾诚:你现在转型做投资,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卓越的、成功的投资人吗?

周航:我对投资本身是非常敬畏的。我现在是学习做投资,非常小学生的一个心态,一切都从零开始,慢慢去学习,要放下很多过去。

在搞企业过程中形成的那些所谓的认知边界,必须得从里边走出来。不能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不能以为你自己搞过企业,你做投资就是顺理成章的、可以很轻松的比别人做得好,没这个道理。

艾诚:雷军先生邀请你加入顺为资本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要保持空杯心态,清零之前的经验,重新开始学习。那现在你怎么评价自己的投资?这段学习的路途是什么样的?

艾诚

周航:我刚刚从一个创业者转了轨道,去做投资,我以为我懂很多、很懂创业者,我以为我能够很快把创业中的问题看到,看清,看穿,我就用这样的心态开始了。但雷总提醒说,你要空杯一下,不要抱着这么多成见。就是对投资而言,你看到企业的问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没有什么价值。

艾诚:每一次你说决定做职业投资人的时候,我都不那么相信,好像你确实做过一次专门的演讲,叫做“如果我再次创业”。

周航:我的意思是说,干什么都要用创业心态去干,一切从零开始,要追求这种爬坡的感觉,人生就是又开始一次新的出发、新的爬坡。像你说的打怪历险,处在一种创造的感觉。如果你只是个财务投资者,你就是打猎心态,我希望是创造心态,我始终都在想,应该怎么去做好投资?怎么让我们的机构变成一个伟大的投资机构?应该形成什么样的投资的方法论?要什么样的投资文化?怎么让我们的投资行为帮助社会变得更好?

“看到”没有价值,“看深”才见功力

艾问周航 | 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企投家?

周航

2017年3月28日,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吴晓波频道定义了新物种——企投家。这一部分人一方面从事于自己所喜欢的实体经济,为转型,为升级而进行不懈的努力;另外一方面,他们的部分资金也投入到了金融领域,投入到了庞大的创业浪潮中。这两种能力聚集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出现了一种新的企业家品类,叫做企投家。吴晓波频道开创了中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面向企投家的交互式学习社群——企投会。

艾诚:是不是但凡只是纯粹的企业家和投资家,都很难适应这个时代?我们希望用企业的方式让你的实业永续发展,它是你的一张社会名片,同时也希望用资本的力量去分散风险、参与,甚至能让你的财富非理性增长。你怎么看?

周航:企投家的确是时代的产物。时代突然在这过去十来年中发生巨变。一方面财富增长得很快,过去做地产、做矿的,或者做各行各业,都在这个时代,给了很大的机会,产生了大量的财富。有了这么多钱要干什么?

另一方面就是结构挑战又来了,自己做了几十年,曾经觉得自己很不错,结果突然发现过去十来年,所有风头都被这些互联网企业抢跑了。自己在互联网面前是个门外汉,什么都不懂,媒体也不关注我了,人才也不往我这跑了。我也不知道面对互联网,我也发蒙了,很多企业都存在互联网焦虑症。反而又看到互联网企业如水银泻地一般,也不专注,这帮人到处投资企业,像腾讯、阿里一年都投几百个企业,现在新的一些小巨头们,也要投几十个企业,发现它们反而可以随随便便进入我们的领域,我们进不去(互联网行业)。

艾诚:但对于企投家这个群体,既然大家有投资的资本和能力,但是还挂着个“企”在前面,说明什么?大家不愿意放弃,还是愿意建立自己的一个宇宙。

周航: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企业做不大了,这个行业也老化了,这也很正常,跟人的生命一样,那你就勇敢放弃,有什么好留恋的呢?你说只有在这里,你才能作威作福,发号施令,只有在这个企业里,你才能有国王般的感觉,因此你要保住这个企业,我觉得这是不理性的想法。

创业是有巨大偶然性的,它并不是个必然王国,不是说你只要怎么做了,必然就能够成功,必然到什么程度的成功。你要意识到它本身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一个综合结果,你不要被欲望所控制,不要被欲望所折磨。欲望是非常好的,它是生命力的象征。我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欲望的人,他还有什么生命力,但是你不要被欲望所吞噬。

艾诚:如果我是一个希望成为拥抱时代的企投家,我该如何提高自己在投资方面的能力?

艾诚、周航

周航:对外行来说,第一你应该忘掉风口。第二最重要的就是要独立思考,慢思考,深思考。这里面有一个话题,就是看到和看穿的区别。什么叫看到呢,各路人现在都会说,AR、VR,这叫看到,但看到一点价值都没有,大妈都能看到。那你有什么价值呢?核心是要看穿,看穿是一个很难的功力。

就好像你在喜马拉雅山的北坡,看喜马拉雅山,你看到了皑皑的白雪,陡峭的山峰,但是你看不穿,你看不到喜马拉雅山的南麓,就是一片缓慢温暖湿润的大坡,看不到尼泊尔露露青葱的景色。你就以为喜马拉山就是这样,但是你需要有一种功力,至少你要努力去思考,山的那一边究竟是什么?你至少要想,而不是一个直线思维,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全部,你看这个跟大家看得都一样,有什么区别?

艾诚:用一个热词来套用你的分析,叫认知,所谓认知升级,投资是把认知变现,企业也是把认知变现,这是两种赚钱办法,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周航:做卓越的事情最挣钱。不管什么事情,你只要去追求卓越,就一定会利益最大化。我一直想要提出一个口号叫“势能战略”,当你把一件事情追求卓越,不是优秀,要远远超过优秀。在这个领域中,做到最卓越的时候,你所具备的势能,你所获取的那个利益、价值是远远超过优秀的。比如100分的价值不是只比90分大了10%,可能是百倍90分的价值。但是大多数人是不敢追求卓越的,因为追求卓越这条路太辛苦了。

艾诚:你对想成为企投家的企投会成员,最想说什么?

周航:放弃投机,追求卓越。你就一定会成为一位杰出而卓越的企投家。

周航

艾诚手记:

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企业家,是需要非常轴的,但最后无奈的是在这个混乱的市场中,大家都长成了自己不希望看到的样子。在成败生死、喜怒哀乐中,活下来是最重要的,然后再谈成和败。那些喜怒哀乐,成了心头的伤疤或者是回忆,他们都不愿意谈,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愿意去想。我想每个人的失败和那些不堪的历史,反而是记忆中最深刻的。

周航也问过我,说他是更适合做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我没正面回答,但我认为他现在做好投资,不失为一种机会。

企业家和投资家,这两个身份有明显的区别,企业家每一天醒来,他潜意识里面是要去向这个世界证明,我做的决策是对的,忽悠一帮人,把这件他认为正确的事做正确。而投资人恰恰相反,每一天一醒来,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好像对,但他要花更多的时间证明自己是错的,再证明了无数错之后,剩下的那一点点对,他才战战兢兢地投进去。所以周航提到的空杯心态,我认为是投资人最正确的一种状态。

艾诚

时代需要企投家吗?我认为,时代不需要人人都成为企投家。但是,当对的企业遇见对的投资,方可齐头并进,当对的投资支持对的企业,得以比翼双飞。

如何合二为一成为企投家?我观察,若想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合二为一,企业家需向投资家学习“如何立足行业跨界操盘?”;投资家要向企业家学习“如何持续发展经营生态?”。

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企投家?我相信,时代不需要小富即安的企业家和急功近利的投资人;时代需要的是“既谋全局又谋一域”和“撸起袖子加油干” 的企投家。

周航签名图

—END—

企投家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