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正走在宽敞明亮的商场里,旁边卖鸭脖的“卤西西”柜台里走出一位小姑娘,她用牙签扎起一块肉,满面笑容地问他:“先生,请品尝一块‘卤西西’?”

郑渊洁气愤又无奈:“对不起,我吃不下去。”

因“山寨假货”质疑之声而焦头烂额的拼多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童话大王”郑渊洁为愈燃愈旺的舆情危机又加了一把柴。

拼多多上市第三天,郑渊洁发布微博,称多位读者举报拼多多上的“星宝宝家居生活专营店”销售盗版皮皮鲁图书。律师调查取证,郑渊洁亲自出马,事情很快有了进展。如今,涉事店铺已关闭,郑渊洁表示,自己会继续在微博维权到底。

网友纷纷评论:“郑渊洁这次真的怒了”。殊不知,郑渊洁对盗版的怒火从1997年就已经开始。

追本溯源,这一切要从郑渊洁“童话大王”的称号开始说起。

一桶“公仔面”与十套“学区房”

1955年出生的郑渊洁,小学时代赶上文革爆发,四年级在北京马甸小学肄业。后来随父母从北京迁至河南,原本打算继续读书,要不是因为他写了一篇《早起的虫子被鸟吃》,也就不会被学校开除。郑渊洁的学历就这样终止在了小学四年级。

小学四年级的学历并不能阻碍郑渊洁走上写作的道路。

离开学校后,他会随便写点东西,因为父亲在学校做教员,言传身教,郑渊洁自小对读书写字产生了崇拜心理。一次郑渊洁将自己写的诗歌投稿,没想到竟然发表了,因此得到了10块钱稿费,几乎等于他当时工资的四分之一。刺激和动力在这一刻都产生了。

1981年,郑渊洁创造了“皮皮鲁”,人物原型就是他的儿子郑亚旗,成绩一般、不讨老师喜欢却善良勇敢的男孩子。有一次带着儿子回老家太原过年,到了饭点,两人正在吃火车盒饭,坐在对面的香港人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圆桶,他撕开圆桶上的纸,拿开水瓶往圆桶里倒开水,再盖上。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大吃特吃圆桶里的面条。

皮皮鲁

父子二人看傻了,香气直冲鼻孔。

郑渊洁问那先生:“您吃的是什么?”

先生答曰:“公仔面。”(注:香港人把方便面叫做公仔面)

郑亚旗说:“郑渊洁(注:郑渊洁从来不让儿子叫他爸爸,要他直呼其名),我要吃这个。”

他便接着问那先生:“这公仔面是在哪儿买的?”

先生答曰:“香港带来的。”

儿子想吃公仔面,但以郑渊洁当时的稿费是去不了香港的。“我当时为16家不同的报刊写连载,可每月稿费少得可怜,因为当时稿费标准是一千字两块钱。”

一位编辑私下向郑渊洁透露:由于刊载了他的作品,杂志销量提升。郑渊洁跑去找主编,希望提高稿费,哪怕是一千字两块一毛钱。

主编说:你怎么证明我们的发行量上去跟你的作品有关?如果我给你增加了稿费,别的作者也会这样要求。郑渊洁不能“出卖”给他提供信息的该刊编辑,他哑口无言。

“只有一个办法能证明是我的作品导致杂志发行量上升:这本杂志只刊登我一个人的作品。那它的发行量上去跟我是百分之百的关系了,那我就可以跟出版商讨价还价了。” 郑渊洁这样想着,《童话大王》就在1985年创刊了。

童话大王

郑渊洁一个人把《童话大王》月刊写了30年,1988年最高发行量超过每月100万册。总发行量已经逾亿册。

小时候的郑渊洁恐高,连爬个香山也会腿软。自然界的山爬不上去,他爬上了人生的山。如果将所有《童话大王》杂志摞起来,相当于60座珠穆朗玛峰。

恐高的郑渊洁,攀登了60次“珠穆朗玛峰”。做不成登山之王,郑渊洁成了名副其实的“童话大王”。

此后,郑渊洁每天都收到大量小读者的来信,有时每天来信量数以千计,以至北京市邮局为他设立了专门的邮箱。来信越来越多,家里放不下怎么办?

郑渊洁决定买房子给信住。

当时房价1400块钱一平米,郑渊洁一口气买了十套。“想不到,也不知道互联网发展那么快,手写的信会变少,我当时预见的是信会越来越多,所以就买了十套。”

这些房子,郑渊洁从未住过,从未出租,也从未出售,只是用来存放读者来信。“我不会买股票,不会买理财产品,现在这些房子都是‘学区房’,现在一想,这就是最好的理财。”

的确,现在这些房的价格翻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倍数。房子住与不住,读者来信留与不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郑渊洁对读者来信的珍视,自己亦收获了回报。

历时14年解救被绑架的“皮皮鲁”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就在作品销量一路飙升之时,盗版问题接踵而至。

1997年,郑渊洁在与郑州读者的见面会上,有记者问道:我们郑州有一家皮皮鲁西餐厅,是您开的吧?郑渊洁否认,但并未在意。

皮皮鲁西餐厅

一段时间后,不断有读者给他写信,抱怨在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就餐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直到一名律师也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后,他说的话让郑渊洁开始警觉:“如果你郑渊洁知道郑州有这么一家以你的文学角色名字命名的餐厅,你没有管他,就等于你认可了,那再出了事,我们是看了你笔下人物的名字,我们才进去吃的,你要担责。”

谁都不想无端陷入法律纠纷,郑渊洁尝试与西餐店沟通。餐厅经营者李飞鹏说给餐厅取名的人是店里的外国师傅,一个叫雷纳特·莫劳的比利时人,他说“皮皮鲁”是一位意大利小英雄的名字。

但对郑渊洁来说,“皮皮鲁”是他用心倾注的人物角色,按照他的创作规矩,所有角色的名字都必须是中国实际存在的姓氏,选择姓皮,是根据他年轻从军时结识的一位司令员;而让皮皮二字重叠,是为了增加趣味性,方便孩子们记住。

双方各执一词。郑渊洁在2004年、2007年、2011年、2014年都对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提出过异议,2014年的时候还打了官司。工商总局依照当时的法规,并未同意郑渊洁的请求;法庭也判定皮皮鲁西餐厅方面胜诉。

“3302660,3302660,在这14年当中,有相当一段时间,我的银行密码用的就是这个。” 郑渊洁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仍旧心有余悸。

事情开始在去年出现转机。

2017年1月11日,最高法出台“在先权益”的司法解释。郑渊洁紧随其后,正式递交对“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抢注商标无效宣告的申请。2018年2月28日,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判定餐厅的侵权行为,14年的争夺,“皮皮鲁”最终回到了“爸爸”郑渊洁的手中。

皮皮鲁

然而,“皮皮鲁”只是被抢注童话形象中的一位,像“舒克贝塔老鼠药”、“卤西西鸭脖”、“皮皮鲁山椒猪皮”等盗用商标多达191个。

2009年2月,成都汇城食品有限公司恶意抢注皮皮鲁商标成功,用于生产“皮皮鲁”山椒猪皮,郑渊洁提出异议但国家商标局并未受理;2010年11月23日,广州皮皮鲁电子产品有限公司申请“皮皮鲁”商标,两天后,郑渊洁就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但被驳回如今正准备重新递交;2016年8月12日,针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恶意抢注“舒克贝塔”商标,郑渊洁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

郑渊洁就这样马不停蹄地奔赴一个又一个战场。

“我要活到255岁”

昔日的“童话大王”正以“维权斗士”的姿态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中。

郑渊洁决定自己注册商标,以保护这些人物形象,“我当时注册了5个商标,一个3000元”。原以为万事大吉的郑渊洁,发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按照我国《商标法》规定,一个商标下有45个类型,当你注册“皮皮鲁”餐厅,还有“皮皮鲁”童装、“皮皮鲁”轮胎……如果45个类型全部注册,需要花费60万元。就算你45类都注册,如果三年内没有使用,商标局就可能将其撤回。

按目前的商标无效宣告程序相关规定,从递交无效宣告到裁决,至少需要一年。郑渊洁需要活到255岁,才能看到被恶意抢注的191个商标全部宣告无效。

从1985年创办《童话大王》算起,郑渊洁已经公开发表至少2000万字,可是,郑渊洁对此显然还不满足,最近他称,自己其实还能写得更多。之所以做不到,绝不是因为自己产生了懈怠,而是维权行动实在太过分神之故。

郑渊洁

中国“盗版大国”的名号似乎从未绝迹。1998年,比尔·盖茨对《财富》杂志说:“我们希望他们(中国人)用盗版微软,他们将会盗版上瘾,之后在接下来的十年,我们会想方法把盗版收回来。”然而十年之后,中国的盗版软件赢了,微软输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微软在中国——这个有着13亿人地方的收入,少于在荷兰的收入,荷兰的人口不足1700万。

盗版软件的使用对国人来说无异于食用拌着砒霜的蜜糖,因为盗版猖獗,一度让很多中国本土软件难以发展。当年金山为了继续开发WPS,董事长求伯君卖了别墅。

但只要有利可图,就总会有人铤而走险,更不用提互联网上难以监管、此起彼伏、数不胜数的盗版书。郑渊洁的打假之路,注定充满艰辛。

郑渊洁

就在今天下午,他更新了一条微博:“我向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

 

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