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在成都举行的 “遇见未来,与凯文·凯利巅峰对话”活动现场,“世界互联网之父”、“科技商业预言家”、《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空降成都,在锦江宾馆的大会议厅演示了一个名为《回到未来》的PPT,凯文·凯利详细地分享他对未来科技的预言,并对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进行了详尽的解读。

艾诚对话凯文凯利
艾诚对话凯文凯利

嘉宾卡
Kevin Kelly:
《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
1984年,KK发起了第一届黑客大会;
KK被看作是“网络文化”(Cyberculture)的发言人和观察者,也有人称之为“游侠”。

精彩对话

艾诚:您被誉为靠谱的未来学家,但您对未来的预测会犯错吗?

凯文.凯利:其实我经常的预测大多数时候都是错的,错的比正确的我一些。但是在这个方面我实在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的预测能力是有限的,预知能力也是有限的,唯一的方法是去学习,去尝试,你尽力去尝试以后,你就会学到新的东西。

艾诚:如果未来是机器人和人类的人机合一的时代,那未来世界的人类情感世界会是怎样?

凯文.凯利:我的答案对大家来说可能是一个很惊讶的事情,人类的情绪和情感是可以进行编程的,情绪的编程实际上比智力的编程简单一些,如果你有宠物的话,这些宠物可能都不会聪明,但他们是有情感的,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爱,可以去分享爱。而未来呢,我认为人类的情绪,比如说从大人到孩子,大人小孩之间的互动,我们可以用一些智能来代替一些情感的交流,我觉得将非常复杂的情绪注入到机器里面其实是不难的,比如说我们的AI也可以注入到人,他们在爱情方面会犯错,智力方面也会犯错,这是人类的本性。

艾诚:未来已来,对于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而言,在可预见的未来五年,人工智能的发展能给我们什么具体商业机会?

凯文.凯利: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讲到了预测不了具体的问题,只能预测趋势,刚才说到了,我只能说大方向,不能说具体的事,刚才你说的问题是很具体的。

艾诚在采访现场
艾诚在采访现场

艾诚:在全球范围内,你的受欢迎程度有目共睹,但我更好奇的是,谁会被谁持续质疑和挑战?

凯文.凯利:我相信给我带来最大挑战的就是那些在实操当中学习的人,就是运用AI人工智能的人,他们会提最困难的问题,但他们也有一个短板,因为他们使用这些技术的时候,他对未来的预见感会降低。

艾诚:如果未来人工智能将会取代人类70%左右的工作,那么作为人类个体,我们对未来的提升成长的方向,我们的工作如何不被取代的方向的重点在哪里?

凯文.凯利:你的问题非常好,我觉得大家都会问这样的问题,就是机器开始能够做很多的事情,对于我们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呢?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问题和不同的解答。我相信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问问题,如果你想知道一切的答案,一切的真理的话,你以后就可以问机器人了,他们会给你非常精准的,准确的答案。比如你问人工智能的问题,他会给你正确的答案。但如果你要问人这些问题的话,实际上我们做的更好的方面是问问题,而不是回答问题,回答问题机器回答的更好,比如说一个著名的画家,他大概是这样回答的,他说你可以问计算机,因为计算机可能会回答你这个问题,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会不会更好的去回答问题,我的看法是人类会不断的去开拓一些新的领域,在黑暗中进行探索,如果以后我们有不懂的问题,其实我们可以问机器人啊,他们可以给我们答案。人类能做好什么样的工作呢,我们的求知欲,我们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们有困惑,我们有梦想,这是人类的主要的工作。

凯文·凯利演讲

未来25年最重要的技术是智能化

要预测未来是非常困难的,但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因为技术都是有偏见的,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或者是它在一种非常现实,非常物理的方式我们可以了解我们如何来预测未来。所以通过这样的技术,它的特性,它的物理的特性都能产生中很多的产品,物质,所以它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未来,了解技术,科技将到哪儿。

所以从长期的趋势来讲,技术的长期趋势是可以预测的,但一些具体的细节无法预测。比如说像手机,我们的智能手机,我们不知道有苹果手机,阿里巴巴,百度,他们未来会有什么产品,我们不能预测。我们不能够谈到这么细节性的预测,因为他们是无法预测的,但他们的形式我们是可以预测的。

所以我们谈到非常重要的一点,最为重要的技术在未来25年当中就是让我们的事情更智能化,就是让我们要认知,比如人工智能,比如机器人,这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它不是在五年之内会发生的,它是在25年之内会发生的,即使在明年或者是之后不会发生,但我们会预测到,我们会了解到我们的商业,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技术,我们的职业,它的总体方向都是与此一致的,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它的一个走向,我们了解所有的事情都是往更智能化的方向发展。

人工智能的第三点就是我们需要大数据。我们需要大量的数据才能实现人工智能,所以这三件事情是在过去的五年当中实现的,所以我们现在就有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可以打败世界上最伟大的围棋大师,因为这些最新的发现,最新的技术,我们现在就有了人工智能能打败人类。

艾诚对话kk
艾诚对话凯文·凯利

人工智能“偷走”工作也创造新职位

不同种类的人工智能,每一个都不同于其他,都一个都比较特殊,但它和人类的思维方式是相去甚远的,或者人工智能并不是类人脑的,他已经比我们聪明,而且会越来越聪明,他并不是类似人脑的,而他给我们带来的这些优势和好处就是它的思维方式不同。

因此驱动我们财富和社会发展的动力就是思维方式的不同,到下一个世纪,思维方式的不同将会带来很大很大的区别,我们现在全球有60亿人类人口,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不同的,但人工智能和整个人类的思维方式相比,它都是不同的,它是要帮助我们来产生一些不同的思维方式,因为它比我们聪明,但不是在每个方面比我们聪明,但它会给我们很多的启示,所以这种区别是一种好处,这是我想对大家说关于人工智能的一些看法。

在往后的25年当中,人工的力量将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所有的一切都会很智能,现在你用的电动泵,以后可以用人工智能进行升级,我们就可以用一个智能泵,再乘以100万倍,将人工智能注入进去,他就可以更大的帮助我们,比如说汽车,它现在有250马力,如果我们把人工智能加进去,我们就加入了250个大脑,它从人工的力量变成了人工智能。

现在很多人都在使用科技来创造新的职位,而且我想向大家强调的是,很多机器人可以代替人力的工作,都是对效率和功效效果非常高的那些工作,比如说一份工作,如果你想要以生产力或者效率来评价它,你大可以把这个工作放给机器人来做。但如果有一些任务,它的效率的衡量的方法就是光看它的效率,那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当然会取代人类,所以大家想创新这个词它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都会变成一个创新的人。

所以大家相信吗,我们以后的工资水平,衡量的标准将会是我们和人工智能合作的情况,取决于我们是否和他们能够很好的进行配合,配合的好的,工资可能就会更高一些,所以以后我们的同事可能是一个机器人和人类的混合体。

所有可被追踪的事物一定会被追踪

我们谈一下我们要谈的最后一点,跟踪,追踪信息。信息流在不断的发展,变化,所有的这些可被追踪的事物一定会被追踪的,比如说数据,比如说其他的行为,都是我们要追踪的目标。30年之后,我们将有更多要追踪的事物,比如说苏宁电商给我们展示了,他们拿他们的商品的客户,对他们的追踪,包括他们的消费行为等等,所以他们就了解到他们总体的销售情况,他们买的产品是什么,或者他们来到访的时间是怎么样,所以这就是一种智能定位系统。

通过虚拟现实,它能够让我们更好的进行追踪,在虚拟现实当中,你身体的每一个动作,你的表情,你的情感,所有的这些可以被捕捉,使它的成为一个虚拟的信息库,通过这样的信息库可以了解到你的体验,了解到你对什么感兴趣,所有的这些信息都能够被捕捉到,通过虚拟现实,它能够产生一个非常大的生成器来了解这个人的信息,这些公司可以更好的预测,通过信息的捕捉,因为他们有着大量的数据。

追踪的过程需要双向监督。我们的隐私性是重要的。我们需要有个人隐私,但是100%的透明性和隐私性有矛盾,通用和个性化之间有矛盾。人们需要通用的信息,也要有隐私的信息,因此追踪需要有选择性,通过科技手段,人们可以选择透明或者保护隐私。我们需要一个有隐私的个性化发展,我们相信我们要去保护这一要点。

过去一周时间,凯文·凯利走访了中国至少三个城市,一年之内到访中国五次。“看着KK越来越走向失控,《失控》也失控似的走向如此无边际的神坛。”用方兴东的话说,我们应该尊重他,但不能再继续神化下去,误导无数后来者拜错了山神。

也许,在一片喧嚣之中,凯文·凯利的预言真的有多少价值才是最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