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十年历史的2016年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如期于5月11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开幕式上,艾问传媒创始人赛富亚洲基金合伙人艾诚受邀对话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擅长“开炮”的张颖在2014年发布了“投资寒冬论”,而如今他断言2016年底将有几千家拿到天使轮的公司面临绝境。

以下为对话实录:

艾诚:您在行业里面是出了名的直率,说很多同行不靠谱,投资界有点混乱?

张颖:现在依然如此。今天早上看到关于证监会叫停跨界定增的消息,有很多人在喊冤,在朋友圈分享一些内容。其实我的观点是,这个举动反而会让泡沫少些。让实体经济更踏实地去把自己的主营业务做好,而非将更多的精力花在投资非主营业务上。

不管大的市场好坏,有能力、擅执行的创始人总能融到钱,逆境只会让生存下来的公司更有价值。

经纬到今天,8年时间投资了300多个公司,血本无归的几率是5%,加上“半死不活”的,差不多有10%。如果真的有大的金融风暴,经纬自己投的公司失败率上升,我也不会担忧。真正生存下来,度过暴风雨的公司会更有价值。在过去的八年时间,我相信我们抓住了很多真正优秀的创始人,在历练之中生存下来才会真正变大变强,所以我一点不担心我们的投资回报。

艾诚:您还说过,到2016年底会有几千家拿到天使轮的公司面临绝境,此话怎讲?

张颖:现在是5月,早至年底,晚至明年年中,我认为这一年大多数拿到天使轮的公司都会出去融下一轮,他们会面临来自同行业的惨烈竞争、投资机构的谨慎以及自己的执行是否如预期高效等诸多压力。所以很可能,能走到下一个融资阶段的公司数量差不多要除以10,甚至更多。虽然很多一线投资机构拿到了很多钱,包括经纬的美金、人民币都非常宽裕,但是大家在投资细分行业的时候都是很谨慎的。

艾诚:你强调“资本寒冬”,另一方面,经纬的做法和你披露的观点似有不同,2014、2015每年投资80-90家公司,有40人的投资团队和30多人的投后团队,发展得很好。

张颖:2014年底我说过度繁荣会引起融资寒冬,那时候我告诉经纬系公司:早点去融资,不要太介意估值,你们需要跑得比对手更快。

2015年A股火爆,后来有了一定调整,比我当时说的时间晚了8-9个月,我觉得我的判断没错。我让我们的创业公司能早一点融资,不要太纠结估值,才能跑得更快。当时说寒冬,提醒我们经纬系的公司提早多融资,与我们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同时继续保持高频的投资,我觉得这里面是没有冲突的。

我纠正一个数据,2014-2015年经纬每年投资了90家新项目,加上跟投,每年都是超过150个项目。到今年还是没有放缓。如果说现在的环境是在巨浪里钓鱼,那么比起用一根鱼竿,一条一条去钓,我选择将投资团队分成8-9个小组,非常专业的小组,每年做8-9个高品质的投资项目,既有量也有质。前几年说我们“乱撒网”的同行,这几年看到我们的成绩,看到我们对创业巨浪的把握,应该也已经闭嘴了吧。

艾诚:经纬40个人专门投资,2014年看了6700个项目,收到3万份计划书;2015年收到6万份计划书,看了7500个项目——这意味着什么?

张颖:这意味着今天的中国在新经济领域是非常蓬勃的,这也意味着很多人在这个阶段抓住了机会,想为自己更好的未来奋斗。我和老外、大牛投资人都聊过:中国是创业的宇宙中心,北京是中国创业的中心。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都是无比有信心的。

我在美国长大的,见过很多美国创业者。杨浩涌、姚劲波、傅盛、程维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创业者精英,拿中国最优秀的100位新经济创业者和美国的100位创业者比较,中国创业者的综合水平远高于美国。我去年6月参加一个非常高级的闭门会议,中国和美国创业者大概各20个,在夏威夷呆了3天。我对他们说的原话是:你们没有在一个战场上厮杀过,如果你们真的厮杀起来,中国会完胜美国!

我说完,他们不相信,我估计只有经常来中国的Snapchat创始人Evan和Yahoo!创始人杨致远才心里有数,他们知道中国年轻创业者有多么强大。当然,坐席中对中国不了解也很少来中国的创始人们觉得我扯淡也没事,随便他们!他们要庆幸自己运气好,没有和中国的公司同台竞技,不然可能结果会很惨的。

艾诚:中国创业者和资本的关系最亲密也最微妙,刚才我的第一个问题您没有直接回答——不靠谱的同行到底有什么特点?

张颖:对我来说,不靠谱的就是那种非常随意地出投资意向书的同行,但是最后不投资。
另外有些投资人在过程中会误导创业者。简单来说,你没有真诚对待创业者,你没有专业知识,你拖延了人家,不给快速的判断,还有很多细节……

我觉得天使和早期投资,因为很多钱涌入,不靠谱的机构和投资人远多于靠谱的。当然这也是常态,创业者群体也存在同样的情况。“靠谱”这两个字,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维度,只是我在这个方面比较介意。

我再说一句,我对经纬系创业者有强烈的保护意识,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我也很乐于在接下来的融资中,为我们的创业者出去唱黑脸。有些投资机构在我们投完后接下一轮的B、C轮,重复多次折腾我们经纬系创业者,我会在心里与行动上把他们拉黑。作为早期投资人,大家都是自己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如果能力不够经纬会关门;如果能力够,也没有同行可以影响我。我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只需要做真实的自己,聚焦做好早期投资这件事。

艾诚:能否给这个行业里最好的投资人打个分,再给自己打分?

张颖:这道题是个坑啊,但是既然来了我就说吧。

最优秀的投资人比如IDG的几位老大,像熊晓鸽总,红杉的沈南鹏,纪源资本的符绩勋。如果他们是90分,我是75分。
但是假如从投资到融资到退出、团队建设、管理基金、延续品牌、价值观传递,这个综合层面去判断,他们是90分,我也可以是90分,甚至91分。我觉得做好一个机构是非常全面的事情——在这些方面,我不比任何人差。

需要钱的创业者也应该多去问周边的创业伙伴,比如这个机构和投资人是否靠谱,他们的投资决策是怎样的。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关系像从恋爱到结婚,走在一起至少是五年七年的事情。不要假设所有投资人都是好的,也不要假设经纬是好的机构,因为总会有性格不合、价值观不合的投资人,我们的团队里也可能有不靠谱的同事。

快问快答

艾诚:你认为创业者的头条法则是?

张颖:胸怀。找到比自己强10倍的人,让他们帮你做事。

艾诚:未来五年看好什么行业?

张颖:所有行业都有机会。

艾诚:给投资的经纬系创业者一句忠告?

张颖:早拿钱,别太介意估值,我们也不介意稀释股权。你得跑得更快,把竞争对手打趴下。

艾诚:如果投资生涯像一座高高的山峰,你在什么段位?

张颖:8848米,我在3000米。

艾诚:回顾你投资的死亡以及半死不活的那10%的公司,这些创业者里最容易导致失败的原因是?

张颖:心胸狭窄。

艾诚:回顾之前的投资项目,最骄傲的是?

张颖:帮我们赚钱最多的项目。滴滴快的、猎豹、陌陌、口袋购物、宝宝树等。

艾诚:最后悔的项目?

张颖:唯品会、小米、YY。YY是一次特别狗血的经历,我们5个人去了李学凌的办公室,从早聊到晚,他把战略思考讲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们那时候竟然都不理解。那时候它是6000-7000万的估值。这件事情完全印证了我们有多么傻。今天我们也经常会做非常傻的事情。VC这个工作好的地方就是让你每天焦虑,每天期待新的一天到来。

艾诚:投资这么辛苦,你如何能笑得开心?

张颖:我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生活和工作找到了很好的平衡。总的来说,和创始人并肩作战,长时间沟通,在他们嚣张的时候提醒,在他们低迷的时候做个聆听者,在几年后看到他们辉煌,同时也帮我们赚到钱。通过五年、七年、十年与创业者持续相处,共同成长——这之间的关系,是我持久的动力。

艾诚:你还是运动和旅游狂人,对于不注意平衡生活和工作的朋友,有什么建议?

张颖:创业是长征的N次方,中间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要想走得更远,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找到适合自己的解压方式。做个有趣的人,这一点我坚信。